LGBT

诗歌 | 当我们与萨福在一起

20161102_img_4180
Written by jheditor

爱摇吾心,如山风降于栎树。—–出自2000年前古希腊第一位有名的女诗人,萨福(Sappho)。
据说柏拉图的枕头下,藏的只是萨福的诗。
她几乎一半的情诗都是写给她的女学生的,关于她们之间的爱、纠结、嫉妒以及离别,这些被称作“萨福体”的诗。

2016-10-21  作者:容予 悸花    发布:实习编辑-雨


爱摇吾心,如山风降于栎树。

Then love shook my heart like the wind that falls on oaks in the mointains. 
                                ——萨福

20161102_img_4179
作为2000年前古希腊第一位有名的女诗人,萨福(Sappho)的头像一度被铸刻在了古希腊银币上,人们借此表达对她的爱戴,据说柏拉图的枕头下,藏的只是萨福的诗,这个搞哲学的老头竟然称她为第十位缪斯。
20161102_img_4180
关于萨福的种种传闻繁多而复杂,一位七弦琴演奏者、一个美女、一个丑陋的女人、一个赞美诗作者、一个愚蠢男子的妹妹,一位女校长、一位神秘主义者、一个反常的人,一个男诗人的情人、一个有失检点的妇人、一个为失恋而投海的女人、一个美貌的母亲生有美貌的女儿……所有这些形容词,只要是耸人听闻,过分夸张的,往往只是使我们对她所知更少,我也并不想一一详细介绍这些关于她由于年代久远而真假难辨的历史。


20161102_img_4181
萨福几乎一半的情诗都是写给她的女学生的,关于她们之间的爱、纠结、嫉妒以及离别,这些被称作“萨福体”的诗,优雅精致,字句和谐,且合于音节,可以悠扬地咏唱。后人整理了她的十卷诗歌,却由于中世纪教会认为女性之间的爱是异端和邪恶,于是将她的诗歌列为禁忌,全部焚毁,流传于世的仅有一首诗以及残篇、断章,其他的全部消失殆尽。到了19世纪人们在包裹木乃伊的草纸碎片上发现了她诗歌的踪迹,二十世纪,人们拼接这些碎片,让完整的七首诗以及更多的残章得以重新出现在我们眼前。
20161102_img_4182哪儿去了,甜蜜的蔷薇? 
哪儿去了,甜蜜的蔷薇? 
 一旦逝去,永难挽回
我不复归,我不复归
              ——————萨福


20161102_img_4183
我读她的诗句,感觉山风摇撼橡树的瑟瑟温柔,伴有女子的芬芳与清凉。在二千多年前的勒斯波思岛上,她身穿用红花渲染的紫色长衫,阅读洁白的芦纸文,的确如阿尔凯乌斯所说,她有堇色头发,纯净的,好似蜂蜜的笑容。边上的两个女伴,一个手持花环,用蔷薇、紫罗兰编就的花环,另一个手拿竖琴,那样甜蜜地望着她。萨福,她爱女子像爱音乐那样深。她的爱和激情只得用了诗歌来倾吐,或者说,诗歌就是爱和激情。


20161102_img_4184
是的,同时她也是空白的,她的历史她的太多诗句,都已经消失在尘埃里,后世把她列为女同性恋的起源也好,女权主义的代表也好,都是我们想要在她身上观照的自己,我们靠着残存的故事和诗篇,重塑萨福,追寻萨福,实际找寻自己的过程,才是萨福对我们的意义。那些短暂而热烈的片刻,那些美好而优雅的女子,才是这时光流逝中真正的不朽。

 

附:

周作人译萨福诗句
———————————————————
其一: 凉风嗫嚅,过棠棣枝间,睡意自流,自颤叶而下。

其二: 月落星沉,良夜已半,光阴自逝,而吾今独卧。

其三: 满月已升,女伴绕神坛而立,或作雅舞,践弱草之芳华。


20161102_img_4185
其四:甘棠色赤于枝头,为采者所忘——非敢忘也,但不能及耳。


其五:如山上水仙,为牧人所践,花萎于地。 


其六: 爱摇吾心,如山风降于栎树。


推荐阅读:
《当我们与萨福在一起》(诗歌)   
                                             肯尼斯·雷克斯罗斯
《如果不是冬天:萨福断章》 

                                                        安妮·卡尔森

版权说明:如需转载,请邮件:admin@lessubs.com,向我们申请授权。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悸花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About the author

jheditor

Leave a Comment